小白领在广州买不起房 在温哥华买得起联排别墅

美国的热播青春偶像剧《绯闻女孩》总是以这样的一句话开始新的一集:“在曼哈顿的上东区……”居住在这一区的主人公们过着极尽奢华的生活,礼服、香车、舞会、哈利法克斯艺术展。

80平米的公寓售价接近700万人民币,对于靠工资生活的家庭来说,在曼哈顿拥有一套住房遥不可及。就连在曼哈顿工作的光鲜体面的律师、医生、作家等中产阶级,为了居住宽敞、生活惬意,往往在组建家庭之后搬到皇后区、布鲁克林区等郊区。而说到奢侈生活,纽约比起大西洋[17.89 0.90%]彼岸的巴黎、伦敦还是稍逊一筹。

伦敦被很多房地产媒体称为“全球最贵的城市”,在传统的富人区,房屋均价每平方米可以达到15万~18万元人民币,在市区租上一套八九十平米的小公寓每个月也要3万多元人民币。“伦敦市很小,但伦敦地区很大,只有有钱人才能住在伦敦中心区。”来自伦敦的彼得对记者说,“我家就住在伦敦南部的镇上,每天坐车一个小时到伦敦上班。这在伦敦很正常。”巴黎的房价虽然较伦敦略为便宜,但也绝非世界其他都市可以企及。

虽然金融危机以来这几大黄金都市的房价也有所下降,但仍然没有人怀疑其投资价值。蜂拥而至的投资客中不乏中国人。在中国经营一家上市公司的苏女士就在2008年为刚刚考取纽约大学的女儿买下了纽约市中心的一套小公寓。“那时候刚好抢到低价。”苏女士介绍,“现在美国的楼市复苏,纽约的房子早就开始大幅涨价了。哈利法克斯女儿上学省下了房租,4年之后卖掉房子,估计我们还能赚一大笔。”

虽然同属欧洲一线城市,德国几大城市的房价和房租都与伦敦、巴黎相差甚远。有关媒体曾专门介绍过德国“房价10年不涨”的传奇,这一奇迹的根本还在于规范而稳定的住房市场。据统计,德国的租赁住房率高达58%,年轻人中的“租房族”更达到了77%,心安理得一辈子租房住的人在德国绝非少数。

“二战”之后是德国保障性住房大规模兴建的时期。出资者并非德国政府,而是私营公司和一些非营利性组织,而政府通过免除建设贷款利息等方式鼓励私人机构介入福利房建设。近年来,保障性住房建设基本停止,但政府依旧通过发放租房补助等方法保障低收入者的居住权。

德国的大部分租房族还是从市场上租住私人拥有的住房。也就是说,除少部分保障性住房外,“租房”还是个市场行为。在采访中记者发现,北京很多年轻人选择做“房奴”,很多适龄女性发誓“无房不婚”,无非是因为租住私人住房产生的不安全感。房东突然涨价,无故终止合同房客被扫地出门,甚至一房两租、骗取租金等等遭遇,无不是北(京)上(海)广(州)“租房族”们心中的隐痛。而德国的法律却为租房者提供了坚强的保障。

德国法律规定,房租一次性涨幅不得超过10%,每次涨价至少间隔15个月。房东须书面陈述涨价理由,并且在一般情况下还须举出三个同类住房涨价的例证,否则房客可以起诉。而房客一时之间无法交纳房租,房东也不能直接把房客扫地出门。房东需要先上诉到法庭,提供证据证明租房者确实没有足够收入,而这一过程既费时又费钱。

如此一来,在德国做个房客远比做房东来得轻松安稳。既然无恒产者也能踏踏实实过日子,谁又会选择非做“房奴”不可呢?

新婚的小惠(化名)在温哥华近郊买了一套联排别墅。虽然面积不大,但是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”的新生活还是让小惠非常满意。小惠去年结束会计师课程,现在月薪三四千加元,她丈夫是网络线路方面的技师,虽然薪水不算高,但是工作稳定、福利好。工作几年的存款为小两口提供了买房的首付费用,两人的工资交付每月房贷基本没有什么生活压力。

小惠在2005年来到温哥华留学,4年后取得了经济学统计学的双学历。她本来也打算回故乡广州发展,但是回国半年后又重新回到温哥华,并开始申请技术移民。“要想在广州买套属于自己的房子,我和老公这样的工薪阶层得奋斗多少年呀?我这样的学历也就是找个月薪四五千的工作,在刚毕业的学生里就算高的了,可是广州市区的房子得多少钱?”

从数据上看,广州八九十平米的小户型均价确实比温哥华低不少,可是看房价收入比,就不难理解小惠的选择了。据加拿大前沿公共政策中心2010年初公布的报告显示,温哥华每户平均住房总价是该城市中等收入家庭年收入的9.3倍,房价收入比居加拿大城市之首,一时间引起当地媒体一阵聒噪,抱怨生活艰辛。而小惠的家乡广州市2010年第一季度的房价收入比高达36倍,在中国城市中仅仅屈居第四,而北京、上海的这一比例已经超过50倍。如果温哥华市民“生活艰辛”,那么北上广居民情何以堪?

从这份数据上看,中国人主要的移民目的地加拿大、澳大利亚等国的主要城市,房价不比北京上海高多少,如果按照房价收入比计算,这些城市的实际房价显然比北上广低了很多。更何况,这几个国家自然环境优越,人居密度较低,房子的性价比高出更多。难怪不少北上广的白领阶层抱怨“移民比买房划算多了”!据《世界博览》报道

不止在中国,人口密度过大是亚洲都市的通病。东京、香港、孟买等地的房价,由于地狭人多,直逼伦敦、纽约。新加坡在我们调查的这24个城市里也属于房价最高的之一,但是其房租排名却明显低于房价排名。虽然房价很高,新加坡的住房自有率却高达80%,租住市场的压力并不大。这都得益于新加坡从上世纪60年代以来奉行的“居者有其屋”政策。

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,为了解决日益恶化的住房问题,新加坡政府开始有计划地兴建组屋。组屋政策并非针对极少数特困人群,而是作为一项基本国策,希望解决90%新加坡居民的居住问题。组屋由政府出资建造,除一小部分作为廉租房出租给月收入在800新元以下的家庭,大部分组屋用于出售。月收入不足2000新元、年满21岁的公民都可以申请两房的组屋。按照家庭规模和收入不同,不同年龄阶段的公民亦可以申请购买其他大户型的组屋。不仅房价便宜,还可以申请政府的低利息贷款,每月还贷的压力并不大。
更多精彩尽在这里,详情点击:http://liuhang502.com/,哈利法克斯

如此一来,只有家庭月收入超过8000新元的高收入阶层需要从市场上购买商品住房。目前为止,新加坡85%的公民都住在组屋中。组屋在居住多年以后也可以在二手房市场上流通,由政府定价,买卖双方协商利润,根据市场上房产价格,原住户往往能有一部分收益。而外来的移民也就有了机会购得相对市价便宜的住房。

发表评论

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